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人才资讯

执业药师配备过渡政策收紧,“免配”取消!

2021-11-03 来源:互联网

  医药网8月26日讯 5月份,辽宁省在《关于规范药品零售企业差异化配备使用执业药师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提到,“在执业药师存在明显缺口的乡镇农村地区,经营处方药、甲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含零售连锁经营门店)配备执业药师确有困难的,允许配备使用其他药学技术人员承担执业药师职责,过渡期至2024年12月31日。”也就是说,这些药店可以“免配”执业药师,用其他药学技术人员代替。

  不过,在辽宁省最新的通知中,这项过渡政策已经被取消了。如果从各地对执业药师配备的要求来看,虽然都设置了一定的过渡期,但不少地方政策开始收紧,这不仅仅体现在人员配备方面,还有与之息息相关的远程审方。

  取消

  8月23日,辽宁省药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药品零售企业配备使用执业药师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并没有上述“免配”的表述,也就是说取消了“过渡期内乡镇农村地区可暂时不用配备执业药师”这项规定。

  对此,辽宁省药监局表示,2021年5月17日-31日、6月3日-7日,辽宁省药监局分别向社会和局机关各处室征求《通知》意见,共收到5项意见建议,采纳4项、不予采纳1项。针对在乡镇农村地区使用其他药学技术人员替代执业药师,不利于提升药学服务质量等意见予以采纳,重新修订了《通知》。

  同时,辽宁省在最新的通知强调,药品零售企业应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配备执业药师。新开办的药品零售企业必须配备执业药师;只经营乙类非处方药的,应当配备经过市级药品监管部门考核合格的业务人员。

  当然,在一些执业药师不足的地区,在不降低现有执业药师整体配备比例的前提下,允许配备使用其他药学技术人员承担执业药师职责。甘肃省规定,在甘肃省少数民族自治州、自治县全境,2020年脱贫县镇地区,经营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的药品零售企业,允许配备使用其他药学技术人员承担执业药师职责,其过渡期到2025年12月31日

  青海省药监局5月份发布的《关于零售药店执业药师配备使用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到,规定农村乡镇以下地区(不含县区、乡镇政府及管委会所在镇城区)现有零售药店,配备执业药师确有困难的,2025年12月31日前可以配备依法经过资格认定的其他药学技术人员。

  收紧

  一直以来,执业药师不足都是药店的“老难题”,无论是差异化配备还是远程审方,都是为了缓解这个难题的过渡措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执业药师的数量不断增加。

  据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8月底,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556326人,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为4.0人,已达到《“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4人的目标要求。到2021年7月底,全国执业药师累计在有效期内注册人数为631741人,每万人口执业药师人数为4.5人,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提升了0.5人,这也是有业内人士主流认为我国注册于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数量是满足市场需求的主要依据。基于此,有关执业药师的相关政策开始收紧。

  辽宁在最新的通知强调,加强对执业药师(或其他药学技术人员)配备和在岗执业情况、“挂证”等行为的监督检查,督促其履职尽责。同时也指出,要高度重视执业药师队伍建设,引导药学技术人才积极参加执业药师资格考试。

  不难看出,虽然执业药师不足是行业的难题,但在“四个最严”要求和保障药品安全的前提下,监管部门对执业药师的配备政策会进一步收紧,从严落实。

  此前,陕西执业药师远程服务试点工作有这样一项规定,“对于开展执业药师远程服务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其所属门店的执业药师统一注册在总部的,在营业时间内开展远程审方,其门店视同已配置执业药师并在岗履职。”这可以理解为总部注册了执业药师,通过远程审方就可以解决药店执业药师不足的问题。

  而在今年8月份,陕西药监局发文表示,在药品零售门店按规定配备执业药师的前提下,鼓励药品零售连锁企业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开展远程药学服务,作为零售门店执业药师不在岗时的补充,解决执业药师数量与实际需要不匹配的问题。而且对远程审方的执业药师数量比原规定有了更高要求。

  从全国范围来看,多地一再强调远程审方只能作为执业药师临时不在岗的补充,以往一些药店让执业药师“下岗”的情形或许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会再看到。

  虽然各地都设置了执业药师配备的期限,但我们可以看到,资源向头部连锁、区域龙头聚拢愈发明显,加上药店越开越多,政策收紧、数量不足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行业争抢执业药师资源的态势。

标签:执业药师

相关资讯

推荐文章